• 枪手范杰明的杀戮六小时
    发布日期:2019-05-18 11:07   来源:未知   阅读:

  血案的起点是广裕公司由来已久的内部矛盾。2011年6月,公司法人和公司承包者之间的矛盾白热化。而作为承包者在工厂的代理人,范杰明的怨恨在二十多天里积累到了临界点。

  2014年1月13日,被告人范杰明因涉嫌故意杀人、抢劫、抢劫、非法弹药、非法持有“五项罪名”被提起公诉。 (新华社/图)

  2013年6月22日下午,范杰明驾车往返浦江两岸,先后杀了包括他的同事、公司法定代表人、黑车司机以及一位海军哨兵在内的6人。

  血案的起点是广裕公司由来已久的内部矛盾。2011年6月,公司法人和公司承包者之间的矛盾白热化。而作为承包者在工厂的代理人,范杰明的怨恨在二十多天里积累到了临界点。

  2014年1月13日,身穿蓝色棉衣和迷彩马甲的上海人范杰明,戴着戒具站在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上。

  2013年6月22日,62岁的范杰明、上海广裕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下简称广裕公司)的办公室主任,驾车往返浦江两岸,先后杀了包括他的同事、公司法定代表人、黑车司机以及一位海军哨兵在内的6人。

  多方的信息显示,血案的起点是广裕公司由来已久的内部矛盾。2011年6月,上海本地人赵建国从广裕公司的注册人李致中手里承包了公司,范杰明是赵建国承包后雇来的“大内主管”。赵建国承包公司后,和李致中矛盾不断,范杰明对李致中的怨恨生发于此。

  2013年6月初,41岁的河南南阳人张云峰作为李致中的利益代表进驻公司,并且在短短的二十多天里和赵建国的利益代表范杰明矛盾激化。6月22日当天,五金仓库的设备不翼而飞,两人的矛盾爆发。当晚的第一滴血流下。

  范杰明最后一次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是在2013年6月22日15时许。当时,范杰明和儿子何鹤锋开着范杰明从二哥那里借来的一辆绿色POLO车来到公司。范杰明在法庭上供述,这一次来是为了取藏在办公室的猎枪、手榴弹、雷管等。

  作为这家工厂的办公室主任,范杰明曾是老板意志的最高代表,集人事、维修与后勤权力于一身。

  2013年6月,张云峰进驻公司,上述权力从范杰明手里移交给了张云峰。“我没有面子,也无法交代。”范杰明在法庭上供述作案的动机。

  按照张云峰的规定,6月22日这天下午,范杰明父子并不被允许进入厂房。父子俩最终踩着一块破旧的泡沫门板,翻过2米多高的围墙来到五金仓库。这间二十多平米的五金车间里曾经存放了大量的设备。

  为了保险起见,范杰明还特意让何鹤锋换上了广裕的蓝色工作服,藏在了五金仓库。在仓库门口,范杰明遇见了张云峰。当时是2013年6月22日下午5点半左右。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了解到,当晚范杰明和张云峰矛盾的起点,是当时五金仓库里“失踪”的设备。两个人是如何冲突的已经无法复盘。但这一次范杰明是有备而来。他拿着装有硫酸的注射器喷到了张云峰的脸上。捂着脸的张云峰退后两步蹲下来后,范杰明顺手拿起钢管不断敲击张云峰的头部。直到张云峰趴在地上,溢出白色的脑浆。

  18时许,工厂的工人们与张云峰失去了联系。最终,工友们在厂房里发现了“到处转悠”的范杰明。这时,范杰明已经让何鹤锋离开了厂房,并将枪械、子弹放在了车上。

  在工友们的威胁下,范杰明打开了五金仓库的大门。工人们踢开地上的塑料袋,发现了张云峰的尸体,立即报警,并团团围住范杰明。

  其间,范杰明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打给前妻,一个打给他的二哥。两个电话的主题都是请他们照顾好他的儿子何鹤锋。18时15分,范杰明听见警笛时,“他像疯了一样,翻墙出去,工人也不敢拦”。

  “老范把人打死了”接到消息时,赵建国刚端起家里的饭碗,起先不信,可想到老范的犟脾气,还是放下饭碗,赶去位于宝山区月罗公路的广裕工厂。

  张云峰被范杰明打死,这并不是老板赵建国和对手李致中愿意看到的局面。2001年,李致中接手、投资设立广裕公司,并承包经营上海宝江化工厂(以下简称“宝江”);广裕将乙二醇原料加工为乙二醛,宝江以此生产乙醛酸。两家工厂分布在公路旁一条荒凉巷子的两侧。

  李致中的女儿李继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06年,企业利润高达2600万元,父亲的事业达到顶峰;但随后几年里,利润不断下滑,甚至出现亏损,父亲举债数千万,到了2011年6月,不得不将工厂转手。

  实际的接受者,正是赵建国。赵建国对南方周末记者强调,承包下广裕的乙二醛车间和宝江厂后,他拿出了400万元改造、添置新设备。

  李继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赵建国接手公司后不久,李致中便和赵建国因为公司财务问题发生纠纷。矛盾演变两年后,双方走到了拆除公司设备的一步。案发前一个月,对双方设备的区分、拆除、运送、售卖正是公司的主要工作。

  几乎与赵建国放下饭碗同时,李致中也得到了消息。他正在江苏无锡,与人商谈泰州新厂的计划生意坠入低谷后,李家就躲到无锡居住,技术入股泰州新厂,是他东山再起的唯一希望妻子郑女士听见他在误拨回家的电话里催促报警。

  和赵建国一样,李致中急忙赶往广裕。同行的有新厂的投资者王章华、负责新厂设备安装的王荣海以及新厂办公室主任周昌俊。

  翻出墙外的范杰明带着宿舍里私藏的猎枪,开着那辆绿色POLO车回到了10公里外浦东新区周浦镇的家里。

  范杰明上一次回家是在1个多月前。绝大多数日子里,范杰明白天在厂区巡视,一下班就回到他位于办公楼二楼的宿舍,自己做饭吃。

  在老邻居们的印象里,范杰明有暴力倾向,经常在家打人,本港台最近开奖记录,曾把儿子追得在楼里乱跑,儿子很怕父亲,就算暑假在楼下打牌,一听见范杰明的呼声,就会撇下扑克牌往回跑。

  节俭,是邻居们和同事们对范杰明的共同印象,有人曾数次看见他与电力局收费员争吵,后者质疑,“隔壁一对老人一个月都要用二十字(度)电,你们家怎么一个月只用两三字(度)电呢?”

  尽管相处了长达几十年,范杰明和邻居们的关系却远谈不上热络,对别人热情的招呼,他常爱理不理,倒是因为一件小事与人对簿公堂隔壁老夫妻在门口装的一块木板稍微侵占了范家门口的楼道,范杰明严肃地警告说,“如果你们非要这么做,那就法院见”;结果,一纸传票真的传到了老夫妻手里,他们只得将木板拆除。

  4年前,随着儿子结婚,老范在儿子婚房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就此搬走。邻居透露,有一次,当他发现房被租给了几个卖淫女后,还专门回来把她们赶走。

  这一次回家却是向前妻道别。警方提供的信息显示,2013年6月22日19时55分,范杰明最后一次回家。他向前妻磕了几个头,说对不起前妻,并嘱咐前妻和儿子好好过,之后他便匆忙回房间收拾东西。

  20时43分,范杰明背着一个包、拎着一个包、拉着黑色的拉杆箱,走出小区。检方在法庭提供的证据显示,拉杆箱是他专门放枪用的,包中则放着子弹、炸药、雷管、手榴弹。警方还在他的家中查获了三把气枪以及多发小口径运动长弹、步枪弹、猎枪弹等。

  在小区的门口,范杰明搭乘了一辆黑色的比亚迪轿车。安徽人卞士杰正是这辆黑车的司机,晚上卞士杰经常在此拉客,顺便接他在附近上班的女儿。

  范杰明当庭供述,他准备让司机将其带到偏僻的地方时开始抢劫。终于,当这辆比亚迪轿车行驶到沈杜公路,离沪南公路五六百米的地方时,范杰明等来了机会。

  卞士杰一边开着车一边打电话和朋友聊天。坐在后排的范杰明让他停车打电话,自己也下车取东西。卞士杰下车打着电话,范杰明则打开后备箱,拿出拉杆箱里的猎枪。

  范杰明称本来是想吓唬他一下:你把车留下,赶紧走。没想到对方破口大骂:老家伙,你想钱想疯了吧,你用假枪就能吓唬我?当卞士杰将要接近范杰明时,范杰明第一次扣动了猎枪的扳机。卞士杰胸部中枪倒地。

  这把猎枪和枪里的子弹是他花了10500元钱买来的。这是一把单管猎枪,长1米左右,一次可装四五发子弹,1995年产于齐齐哈尔猎枪厂。大约在13年前范杰明以当时所在工厂保卫科的名义,通过职工张玉良买来的。后来,离开工厂时范杰明把枪管和枪柄锯短,占为己有。神算子今晚开奖结果

  范杰明供述,卞士杰倒地后,范杰明脑子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他站在原地待了两三分钟,并前所未有地恐惧。但很快他便下定决心报复,“我想杀一人也是杀,杀两人也是杀。就想回去杀掉张老板,还有开广本的小青年。”这两个人曾把他堵住报警,还看到了他的儿子何鹤锋出现在了现场。

  当晚,范杰明开着抢来的比亚迪汽车返回广裕。走到吴淞大桥时,他内心寻思:到工厂杀人需要很多子弹,而工厂里有十多个工人,如果他们也认为猎枪是假的,像卞士杰一样冲过来,我该怎么办?

  范杰明在法庭上称,他去了两个部队门口,第一个是水产路的某部队营房,他上前假装问路,岗亭里出来了三个小伙子,很热情。范杰明称“我于心不忍,他们是海军,我也当过海军”。

  23时许,车子开到了宝山区淞宝路485号某部队的营房,范杰明来到岗亭前,趁问路之机,拿着猎枪冲过去向岗亭开枪。拿枪的哨兵孔波中弹身亡。在他取枪的间隙,第二名哨兵许文祥转身拿着盾牌和警棍冲上来,他就用猎枪向对方射击,致其重伤。

  范杰明抢夺的是一把“81-1”式自动步枪,没有子弹。在路上,他给这些装了近30发子弹,带着三把枪一把猎枪,一把钢珠枪,一把“81-1”式自动步枪返回工厂。

  李致中是在得知张云峰的死讯后,当即从江苏无锡赶回上海的。抵达上海时,李致中并非没有收到警示。他在广裕打电话给妻子,告知张云峰的死讯,称“晚上不回来了”,还叮嘱“你们注意安全”。

  无论对李致中、范杰明还是赵建国而言,2013年6月份都是一种煎熬。在此之前,李家所拥有的广裕地皮被法院拍卖,想到过去两年应付债主的经历,赵建国深感疲倦,要求解除承包协议,双方开始着手拆除旧厂、售卖设备。

  李致中首先把张云峰派去监督设备拆卸,以免自家的设备被运走;6月中旬,又在赵建国要求下亲自来到上海,讨论设备分属。

  “我指给他看,哪些设备是他的,老范一直在旁边跟着,没怎么说话。谈到两根管子的时候,有了分歧,李致中觉得管子是他的,老范一下子很激动,说这怎么会是你的,我后来劝他,算了,慢慢再说。”赵建国回忆。

  尽管当面分了设备,拆除的过程却丝毫不顺利。赵建国认为自己被摆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镇政府事先提醒他,有一部分老李的设备已被法院查封,实在要搬走的话,必须要拍照并由老李写条子赵建国质疑,自己哪有这权力?为此不得不锁门拒绝老李的设备出厂,矛盾就此激化。

  针对赵建国的锁门举动,张云峰也数次在李致中的指挥下锁了宝江厂的门,不让赵的设备出厂。双方分别报警,赵建国频频接到范杰明怒火满腔的电话,诉说对方的不合作,“他说,两年了,这么多事情,老头子作死了。”

  最后一次激烈争执是在2013年6月20日,赵建国找来吊车,将一些反应锅吊上卡车,准备往厂外运送,李致中却锁住了门。赵建国上前理论,还划破了手,血滴在紧握门锁的李致中的衬衣上。

  赶来的110民警做了调解,赵建国决定退让,他再次喊来吊车,把反应锅从卡车上吊走,卡车这才得以驶离厂区。

  “老范火很大,我说你别激动,不要跟人家正面冲突,退一步未必是输,很多事情以后总有办法解决,厂里要卖的设备总共也就值三四十万,我没这个精力。”赵建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时,他劝范杰明先休息一段时间,不用过问厂里的事,“他也同意了”。

  2013年6月21日,范杰明离开了厂区。22日清晨7时刚过,赵建国就接到他电话,询问从富锦路地铁站到厂区的班车是否还运行。

  “我问,你没休息啊?他说,没有,我进去一趟。我猜他可能要去拿什么东西,也没在意。”接到张云峰的死讯前,赵建国再未得到任何与范杰明有关的消息,他猜测,正是在这段时间里,范杰明与张云峰发生了某种激烈冲突。

  当赵建国深夜赶到广裕时,范杰明早已不知所踪。赵建国随警方去做笔录,厂区里留下还在勘察现场的刑警,李致中一行随后赶到,谁也没想到,范杰明已悄悄做好了最后一击的准备。

  2013年6月22日23时10分,范杰明开车到达广裕门口。蹲在门口一个阴暗角落里,他看到李致中、王荣海等人出门。

  王荣海最先看到了范杰明,范杰明在十几米外开枪,王荣海倒地身亡。听到枪声后李致中等人纷纷往厂里逃。范杰明追上去,朝李致中后背开了一枪。他还开枪击中了坐在车里驾驶位上的王章华,王章华重伤。之后,他还冲进门卫室,开枪射击屋内的两名工人,造成夏欢欢死亡,钱海洋重伤。

  之后,端着猎枪、肩上扛着“81-1”自动步枪的范杰明,进入厂区,遭遇民警。民警田巍被步枪击伤腿部,而他的多名同伴们合力将范杰明扑倒在地。

  1月13日上午,上海“6·22”枪击案开庭审判,63岁的范杰明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等多项罪...

  据警方通报,6月22日,因经济纠纷与同事产生矛盾,嫌疑人范某先后杀害四名工厂员工、一名非法...

  12月10日,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松江杀婴案犯罪嫌疑人雷某依法批准逮捕...

  在警方的子弹击中周克华之前,他的性格、相貌、身份乃至走路时右腿比左腿快0.02秒等体态习惯...

  2010年,与张达明、李子雄、张璇联袂主演剧情片《芳香之城传奇》,在片中饰演不能说话,却拥有天籁般的嗓音的哑女苏凌芳。

  “张老板”究竟何人?在范杰明的心中,张老板是让厂区陷入混乱的罪魁祸首,是一个收废品的老板。在庭审过程中,范杰明很冷静,他在庭上直言自己是厂区的办公室主任,但除了财务和销售外,厂里都是“我一人说了算”。

  民警在现场没发现遗书。10月26日下午,李葵荣还给儿子打过电话,蒋亚说,“我很好,你放心”。

  5月14日,在中国贸促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海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孙世文表示,海南省将在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加快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建设,加强以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为重点的制度创新,争创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新标杆。他热忱欢迎全世界的投资者到海南投资兴业,参与海南自贸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与海南同呼吸、共命运、齐发展。

Power by DedeCms